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苑之家

东荆河畔的美丽传说,新苑人家的精神村落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教育教学故事  

2009-09-16 09:48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我的教育教学故事

  李传信

我是一名普通的初中语文教师,从教至今已有28年了,在我的教学生涯中,有喜有忧,有笑有泪。

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,师范毕业后分到中学任教,我很知足。为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,我向学校申请带毕业班,担任班主任工作,并踌躇满志地登上了新苑中学的讲台。

匆忙上阵武断处事留骂名

2000年新苑中学首届毕业生共280名,人为地分为两个快班,两个慢班。我自告奋勇地接手一个慢班。我的举动在同事们看来简直不可思议,纷纷劝我别去自讨苦吃,我终究没有听从同事们善意的劝告,干了不到半年,我才知道班级管理并不如我想象的那般充满情趣,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常常让我举步维艰。且不论如何去面对家长的评头论足,如何去穷于应付上级的备改检查,就是班里的那一群顽皮学生就弄得我茶饭不思,焦头烂额了。当一个又一个双差生惹我生气时,我真的不知所措,只好滥用强权简单粗暴地应对学生,遇到那些屡教不改的学生就对他的肢体进行强烈的刺激,以期他们改过自新。然而班级非但没有因我的独断专制和高压管理有所改变,反而愈演愈烈,到后来,我有些怕进教室,怕自己血气方刚会忍不住打伤学生。但我还是伤害过不少学生。记忆最深的是高个男生严义明,由于他年龄较大,加之发育成熟,因此长期打群架,打游戏,上网、看淫秽书刊。课堂上长期不见人影,我作为他的班主任为了安全起见,经常穿街过巷,出入网吧、游戏厅去寻找他。有时寻到夜晚12点才在某个网吧找到他。当我找到他时,恨不得往死里打他一顿才解我心头之恨。针对这样的学生,我只有三天两头把他家长请来学校,或亲自扭送他回家,向其家长告状诉苦,结果他常常被他父亲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,为此,严义明对我恨之入骨,毕业时还在大街上喊我的名字,在教室、走廊、电线杆上到处写字骂我,后来我慢慢反思,觉得是自己没有处理好和学生的关系,才导致学生产生了对我的怨恨。

由于自己所带班级是慢班,学校也没有下达中考指标,只要当好维持会长就行了。但我还是雄心勃勃,想在中考时“放卫星”,所以还是尽职尽责。尽管自己忘我工作,还是找不到治班良方,语文教学也如没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。我的心境也变得愈来愈糟,我经常牢骚满腹、怨天尤人,动不动就拿学生出气,强烈地感受到当这样的老师就是活受罪。当时的夏双华老师就是被这班学生气走的。于是日渐滋生的坏脾气使我常常为一点小事暴跳如雷。从此对看不顺眼的学生非打即骂。这其中,对雷剑波的伤害,我刻骨铭心。就因为他好打架,喜欢讲哥们义气,爱打抱不平,以致于被邻班同学用铁棍将眉骨打裂,至今还留下一条一寸多长的疤痕。当时我怒发冲冠,认为他是何该被打,并请家长无论如何把他领回家,我死活都不要他了。现在细细想来,如果我当时能在这些学生身上多动脑筋,采取正面教育,也许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,我觉得我欠下了一笔永远也还不起的良心债,正因为这条疤痕,这位同学后来连参军的资格都取消了。

在班级管理上惨遭失败,在教学上我也屡屡受挫。由于双差生遍布全班,也使我教学中经常神情恍惚、教无章法,以致每次考试班级都是倒数第一。第二年,学交作出果断决定,将我从毕业年级下放到初一年级。

名师导航  创新打开新局面

为夺回面子,我决定探索新的教学模式和管理模式。接手初一后,学校领导要我带两个班的语文课兼年级组长。为不负众望,我怀着极大的热情全身心地投入工作。但因缺乏先进理念的引领,收效甚微。正当我茫然困惑之时,学校派我到武汉听名师讲课。在那里,我有幸聆听了全国特级教师余映潮老师所作的《板块式阅读教学设计的六种思路》的报告和上海市中学语文特级教师程红兵所作的《自主探究式语文教学模式》的报告。智者的引领犹如暗夜中的明灯,一下子打通了我闭锁的心智,狭隘的眼界,唤醒了我创新的勇气。为了让学生享受成功,增强集体的凝聚力,我创造了“竞争出名,苦擂创优”的班级名言,改革了班级干部的任用制度,积极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和主人公意识,建立了班级图书阁,以惩戒违纪学生写反思取代了先前的空洞的说教和严厉的斥责……我还每周出一张语段阅读训练题让学生带回家完成,使家长感到学生在家也有事可做。这一系列的有益尝试,不仅让班级面貌焕然一新,师生间产生了亲和力,而且更加唤醒了我教育教学的热情。初步构建了“快乐学生,幸福工作”的办学理念。这一年我所带的两个班级的语文获得了期末考试第一名的好成绩、班级考评也居年级之首。从此,我品味到了班级管理的成功,也激发了我对语文教学的探索,近年来,我积极参与校本教研活动,尝试将自己的教学心得整理成文在校刊上陆续发表。在教学中注重以情激趣,注重阅读训练,善于调动学生自主参与意识,从而赢得了同行的广泛赞誉。不过在探索班级管理的道路上,尽管我已经意识到对学生的尊重、理解、信任是教育的前提和保证,但师权意识并未从我的脑海完全清除,因而在教学中时常伤害学生。胡振兴就是其中最让我愧疚的一个,就因为他经常上课不听讲,玩手机,骂女生,我时常在大庭广众之下鄙视他,羞辱他,并且每星期都要上他家告状,夸大事实,致使他家长把他送到了沙市一所不知名的私立中学去读书。直到现在,我都后悔不该在他家长面前恶意诽谤他。我现在只能说:胡振兴,对不起,你在他乡还好吗?

总之,为师28年,我走了许多弯路,留下许多遗憾,伤害了许多学生,但庆幸的是我依旧执着,为了心中这份美丽的执着,我必须用一生的经历去发展壮大,因为我所从事的是“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