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苑之家

东荆河畔的美丽传说,新苑人家的精神村落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解 读 孤 独  

2009-09-15 15:07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童 勇

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、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风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

蛾儿雪柳黄金缕,笑语盈盈暗香去。众里寻他千百度。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

——《青玉案》

翻开宋词,那个孤独的身影寂寥地向你走来。

满城流光溢彩,满眼火树银花,脂香流动,歌舞升平,激情迸发的元宵良夜,承载了太多的欢乐与张扬。然而欢乐是别人的,他什么也没有,有的只是失落,或是一份独处的宁静。此刻,他平静得就像一湾停泊的湖水,坦然,还有沉默。他没有心情去放纵自己,仿佛每个喧闹的音响就敲打在自己易碎的心扉上,或许他累了,只有如雨的繁星注视着他,他选择了悄悄隐去。那是一个灯火冷落的地方,多愁的词人对着清风明月,郁郁抒怀,飘浮的裙裾凝固在月夜长空中。

落寞的心,唯灯火阑珊处,才能释放和注解。

落寞的人,唯灯火阑珊处,才能倾听思绪飞翔的声音。

今夜,仿佛一切都显得那么脆弱,郁积了多年的无奈和辛酸在这个注定多情的星夜一下子奔涌而出。也许是遇到了忧乐天下这样的词人,今晚的夜色,才露出了它缱绻和柔情的一面。此刻,他思绪翻腾,耳畔传来的缥缈的阵阵笑语更让他难以平静,是的,中原大地,物华天宝,人杰地灵,可如今仍在金人的铁蹄之下,怎叫人不忧心如焚。“轻拢慢捻,泪珠盈睫,推手含情还却手,一抹《梁州》哀彻。”那只能在空寂的屋子里垂泪空思的女子,此刻一定还哭泣在寒月冷窗之中。外敌践踏,国势飘摇,苍生空悲泣。君不见“郁孤台下清江水,中间多少行人泪。”江河低语,百姓顿足,一片凄冷的风雨袭卷了中原大地的上空。从此,侮辱、抢夺、侵略、屈服,一个个诞生了……

二帝蒙尘北国,皇陵为强虏蹂躏。国仇家恨,岂能屈服,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

悲惨、痛斥、疾呼、词人振臂发号,誓身为国,一腔热血空自流。

符离之败,隆兴和议,一幕幕的亡国之痛在上演。想到这些,词人欲哭无泪。内心的痛楚如烈火焚烧。

词人想起了自己奋笔疾书的《美芹十论》和《九议》,高呼除虏,为民请命,赤诚之心却如泡影。每每读起诸葛武侯《出师表》,岳武穆《满江红》,涕泪满面,恨不能奋长缨,驰烈马,控强驽,奔赴疆场,为国杀贼,复我大宋江山。

如此存亡关头,南宋君臣却似红莲随风摇醉,得过且过,甘受践踏之辱,真乃南宋之大不幸,社稷之大辱。空有豪情万丈,纵有满腹经纶,更与何人说!

这次第,怎一个“悲”字了得!

“道男儿到死心如铁。看试手,补天裂。”只身除奸,勇擒叛贼,身历戎行,不求论功行赏;治理滁州,平茶商军,赈灾湖南,治理荒政,不为高官厚禄。屈居下吏也罢,被贬弹劾也罢,但不变的是荡响在心中的八个大字:驱除金虏,复我大宋。

“更能消几番风雨,匆匆春又归去”。落职赋闲,羁留泉林之下,忧愁的词人学会了寂寞,或许他实在是累了,他需要一个人静静地呆着,享受一下独处的宁静。

清风长空,星夜如画。他想起了记忆中的烽火扬州路。想起当年的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,词人顿生豪情。雄视边关,立马疆场,军旗猎猎的情景再现眼前。可如今,敌冠未除,国难当头,却不能驰骋沙场,枉负我大好人生年华。

一行无奈、苦闷和悲愤交织着的英雄泪从词人脸上轻轻滑落……

“可惜流年,忧愁风雨,树犹如此!倩何人,唤取红巾翠袖,揾英雄泪”。这是词人对山河破碎的悲哀,对壮志成空的悲哀,这更是南宋朝廷永远的悲哀,这悲哀怵目惊心。

夜,更深了。他却睡意全无,他要向天质问:“凭谁问,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”

“旧恨春江流不尽,新恨云山千叠”。短的是人生,长的是磨难。他实在是累了,他承载了太多的悲苦和孤愤,他要在清风明月中放纵一回,解独孤独的滋味。

灯火阑珊。

我心中永恒的英雄——辛弃疾,仍在守望那个遥远而又执著的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